当前位置:首页>企业动态

十四年噪音难叫停,谁之过?

时间:2018-8-2 14:40:55

在过去十几年的时间里,住在D栋31楼的廖老伯前后加装了三层玻璃窗,来抵挡无处不在的噪音。

华师大与华快之间的利益纠葛,只不过是城市扩容过程中,由于资源配置问题、路桥应该如何做到真正便民、惠民争论的“冰山一角”。当下,高速路、高架桥随着城市化建设的推进成批涌现,与路为邻的居民们应当如何维权的问题,值得大家追问和深思。“毕竟,谁都不能保证,高架桥、高速路不会从自已家旁边通过。”

1.高速扰民,隔音装置谁负责?

华师大法学院教授伍劲松表示,在广州,不少高架路在楼群中穿过,法律对建设隔音设施早有明确的规定。《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》规定,政府建设的高速公路和城市高架、轻轨道路经过已建成的建筑物集中区域时,应当设置隔声屏障或者采取其他有效的控制环境噪声污染的措施。对于因建设道路而产生的噪音,影响临近建筑物内人群的生活和工作环境,政府应承担相应责任。

记者从广州市建委了解到,对于已有的高架路,隔音屏障安装时要根据不同的情况给予不同的处理,先有建筑后有道路的,由政府担主要责任;而先有道路后有建筑的,则由相关建设单位担责。

据介绍,在执行规划时,一般都会避免在市政道路旁修建建筑,凡是未落实道路临近新建建筑物噪音治理措施、未取得环评审批手续的项目,在规划审批、初步设计审查和竣工验收环节上均不应通过。

而对于先有房屋,后建道路的既定事实,将主要采取交通管制措施,使机动车或大型货车在敏感路段限行或禁行,作为解决城市交通噪音的重要措施之一。

2.环评机构是否可以拒绝监测?

提出上诉的教师们表示,天河法院委托相关环评机构进行噪声监测,却屡屡遭到这些机构的拒绝,“看来,他们都不愿参与监测,这样也可以吗?”

广东大同律师事务所律师朱永平表示,法院可委托的监测、鉴定、评估机构,一般都要经过人民法院招标时竞标获得资格。法院委托某机构进行监测等,该机构也可以拒绝,这样一来,法院只能委托下一家,但不能强迫进行鉴定。但是,原被告一方找的监测机构,另外一方如果不认可,这份监测报告就不能采纳。

而在华师一案中,由于被告不认可原告提供的监测机构,天河法院的判决既没有引用原告的老师们出具的“检测报告”,也没有再另行委托其他环评机构进行鉴定,而是采用了该路段最初建设时,相关部门的监测结果。

对此,华师的老师们表示无法接受,“我们已缴纳了噪声监测费,在没有获取权威的《噪声监测报告》情形下法院就匆忙作出判决,却片面采用了被告提交的监测报告,怎么让人信服?”

3.没有环保验收为何能通车?

根据《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》规定,没有经过环保验收,道路是不能投入使用的。

伍劲松说,“我们不知道没有环保验收,华快为何能顺利通车?”“现在华快成为主干道,我们也不是要求他拆,拆除的影响太大,也不太现实,我们只是要求建起全封闭的隔音墙。”

4.代表都难以撼动,平民咋办?

广州学者李公明一直关注着华师大的这起环境诉讼,此前他还撰写了一篇公开评论,认为华师段噪音污染的事情本来很简单,但这种事情之所以会发生、十多年来都得不到解决,所涉及的问题又很不简单。

李公明指出,从工程的运作来看,一项涉及沿线公共利益以及私人权益的高速公路工程,从设计之始,就必须与所有的明确或潜在会受到利益减损的物业所有人进行协商,提出有效的防御措施或合理的赔偿方法。

“这一过程原本是不可缺少的,而且应该是工程方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,否则可能是违法,或者遭受巨额索赔。但现实中却不是这样。”李公明说。

“华师的教师们多年呼喊也无法解决问题,他们其中还有人大代表,能提交专门的议案,但是都无济于事。更值得反思的是,一般的老百姓连这种话语权都难以获得,连提交一份提案的机会都难以拥有,当他们遇上这种事情,其处境之艰难更是可想而知。” 李公明表示。

代表热议

许家瑞:应当减少损害或给予经济补偿

省人大常委会委员、中山大学副校长许家瑞昨日接受记者采访,他对华师老师们的遭遇表示同情,“我们发现城市发展到现在,遇到的问题与原来规划的时候所想象的并不一样,就拿内环路来说,有的房子与内环路相差就不到一米,住在那里估计会很难受,这种情况下怎么办?这个问题肯定会在城市高速发展的过程中出现的,但是至少政府可以做点事情。”许家瑞说,内环路的音障屏也是大家建议以后才建的,到底能不能有效不知道,但是应该会好点。

建设新高速路、高架路是发展的需求,关键是怎么来平衡。许家瑞认为,至少有两点应当可以做:一个是怎样减少对附近居民的损害,二是可以给他们一些补偿。

信息时报记者 朱小勇

陈怀德:政府和华快应尽快拿出解决方案

省人大代表、富室信息公司董事局主席陈怀德认为,华快和政府都应当重视群众的声音,尽快拿出解决的方案来,这样才是务实的做法。他指出,在许多发达国家,比如德国、法国、澳洲等都有隔音隧道。高架路经过居民区,隔音的标准要做到几乎跟旁边没有路一样。

“华快也是非常赚钱的高速路,更加应该有固定的费用去解决这些问题。”陈怀德说,监管部门应该要解决民生问题,也包括这些小事情。比如三方坐下来协调,拿出具体的解决方案和解决的时间。

至于华快提出已经通过限速等措施尽到自己的义务,陈怀德则认为,靠限速不能根本上解决噪音污染的问题,就算限速还会有人违规,特别是外来车辆,噪音仍然是存在的。他指出,是否有噪音污染不能还是十年、二十年前的评估结果来看,“时代在进步,标准也应该进步”,建议委托第三方的评估机构重新评估。

“就像白云山隧道项目,政府通过组织辩论,最终宣布暂时不去动,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做法。”陈怀德如是说。

噪音扰民,如何维权?

1.投诉:

广东国信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唐承奎表示,市民首先可以找广州市环保局投诉,通过拨打12369环保热线,到官网上投诉,或者前往该局信访部门反映情况。

同时,还可以向公路建设单位投诉,如果建设单位不能合理解决,应当向城市规划管理的相关部门反映情况。

2.收集证据:

据介绍,市民在向市环保局投诉后,可以要求对该路段进行监测,如果监测显示噪音超标,该局依法依规应当进行整改,而此监测市民无需负担监测费。

如果想要对自己家里的噪音情况进行监测,可以委托广州市环境监测中心站等有资质的第三方环境监测机构,包括中山大学也有这样的站点,只是出具鉴定报告的价格比较贵。

3.诉讼:

经噪音鉴定的专家鉴定后,如果环保部门不进行整改,市民可以提起行政诉讼,要求法院对其不作为的行为限期改正。同样,如果是城市规划管理部门不作为,也可提起行政诉讼。

另外,由于高速路噪音涉及到居民的正常生活,损害个人的健康权、相邻权,市民还可以提起侵权的民事诉讼,请求法院判令其停止损害,并作出赔偿。

而如果噪音影响的范围非常广,不只是特定地点的某些楼宇某些居民,还可以通过检察机关、社会团体等单位提起公益诉讼。

编辑点评

华快噪音为何成了死结?

8年抗战,对于我国历史而言是相当漫长而痛苦的煎熬,如今华师老师14年苦战噪音,这种马拉松式的维权背后,所忍受的痛苦就更可想而知了。

14年来,人大代表也提议案了;律师也上诉了;公益诉讼也申请了;市环保局也出面监测了……正所谓十八般武艺都用上了,但最终仍然是无能为力,原因何在?症结何在?难道华快噪音注定就成了一个难以解决的死结吗?

1500多个住户受影响,日日因此寝食难安,到底哪个单位应该为此埋单?到底哪个部门应该为此负责?

翻找广州历史上的类似事件,发现这似乎并非无解之题,远的可以举出:2004年规划的“平南高速”去年被叫停;近的也可以找到前不久白云山隧道缓建的事例,这些都是政府听民意办实事的典型个案,足以让我等草民看到政府为民办事的曙光:民意所至连规划路都能改,更何况只是希望在华快上盖一个区区全封闭隧道呢!

如此看来,14年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并非死结,关键是政府重不重视!对于这样一个关乎民生的问题,个人认为政府应该亮出一惯的以人为本的亲民姿态,拿出治理的铁手腕,还市民一个公道,还沿线市民一个说法。


CopyRight2007 -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.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| 版权所有:职业病网